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忠言观察

国情 世情 军情 商情 人情 民情 乡情 风情 心情 友情 爱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离别的车站(小小说)  

2018-06-11 00:24:19|  分类: 社会扫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离别的车站(小小说) - 忠言 - 忠言观察
 
 

离别的车站

 

仇进忠

 

接近晌午的时候,晋县火车站简直成了人的海洋。三五一群的人们当中,必定围着一位身穿崭新军服的小伙子在亲切地攀谈,一看就知道,这是人们前来送别自己亲人的。

人群中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。他们中有父亲来送儿子的,有弟弟来送哥哥或哥哥来送弟弟的,年轻人大都是来送同学和朋友,穿着考究的姑娘或是来送未婚夫的。有些心软的母亲,经受不住母子离别的感情冲击,在家里就已泪流满面,于是在家人的劝说下没有到这里来。

在候车室门口左边台阶上的石柱子旁,一位端庄俊秀的姑娘,用含着泪花的眼睛,凝视着一位穿军装的小伙子的脸。她的视线射向他,像是再不好好看一眼,就永远看不到了似的,目光里含着希望,含着寄托,也含着疼爱。她把身子挨近他欲说什么,马上意识到这是车站,又把嘴闭上了,但眼睛舍不得离开他的身上。就这样沉默了着。

小伙子傍边的两个男人,似乎看出了这对恋人的心事,像电影里老人给孩子们创造恋爱的机会一样,老男人说:“刚儿,你先在这,我和你姐夫去那边买点东西。”说罢,两个人被人海淹没了。

刚儿和姑娘,像是很高兴两个男人的离开,不约而同地向对方笑了笑,笑得很甜,像是得到了渴望已久的宝贵东西。对于热恋中的情侣,马上就要分别的时候,哪怕只有几分钟,也是多么宝贵啊。 

 

虽然两个男人躲开了,可刚儿和姑娘依然还是沉默着。刚儿用脚尖揉擦着地上一片碎纸,姑娘说不清是望着小伙子的脸颊还是眼睛,两人心里都有好多话要说,但都没有说出来,也许这无声的沉默比有声的语言更富于感情的表达。

还是小伙子先开了口:“娟子,我要走了。”

“嗯”,娟子抹了一把刘海。

 “你还有什么事吗?”刚儿用颤抖的声音问。

 “没有。.....你可千万别忘了大人对你的嘱咐......也别忘了给我来信。”说着,姑娘的眼睛湿润了。

“嗯,你就放心吧,我到了部队就给你写信。”他见她的泪珠滴出了眼角。

刚儿打起精神,显出很平常的样子,极力抑制住内心的冲动:“娟,看你,这有什么难过的,我又不是去受苦。”

“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啦”娟子竭力不让眼泪流出来,眼珠转动着不敢眨眼睛,可眼泪还是噗啦噗啦地掉了下来,她再也抑制不住了。

她和刚儿从小一起上学,虽然上学期间两人交往并不多,但她对刚儿很有好感。尤其是他俩在小学就一起演节目,是宣传队的文艺骨干。高中毕业后,刚儿回乡劳动当了民办教师,还是村宣传队的负责人,而娟子是宣传队的主要女演员之一,一个能编一个会演,两人的才华都得到了乡亲们的认可,两人的感情也在彼此心里滋生着,两人心有灵犀。

娟子记得,周总理逝世后不久的一天晚上,宣传队开完会后,刚儿把娟子叫到一旁,悄悄对她说:“我要去当兵,已经报名了。”并对娟子正式表达了深深的爱慕之情,娟子又惊又喜不知所措。但让娟子没想到的是,刚刚过去一个多月,志刚真的穿上军装要走了。

  

“嘟嘟——嘟嘟——”接兵首长发出了最后集合的哨声,人群顿时骚动起来。

两个男人还没回来,刚儿焦急地张望着,想最后再看一眼父亲和姐夫。

娟子似乎忘记了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,当刚儿转身的刹那,一把拉住了刚儿的手。这个举动,她鼓了很大的勇气,实际上,人群里并没有人顾得上关注他们。

他感到他的手被一团火温暖着,他的另一只手也抓住了她的,两人对视着,四只手握在了一起。

“志刚,快去集合吧,要不你会挨说的。”

“嗯,那你告诉父亲和姐夫,我走了。”

两个人的手合拢在一起,各自仿佛触摸到了对方跳动的心。这是多么激动人心的时刻啊!在此之前,他们还没有彼此牵过手。娟子觉得今天自己异常勇敢。

今天临来时,娟子吃过早饭就来到了志刚家,带着连夜为他制作的两幅绣花鞋垫和一条精心编织的领花。当着众人的面,她把领花缝到了志刚的军装衣领上。走出大门,在众目睽睽之下,她又勇敢地登上了村里专门送志刚和秋阳的披红带花的大马车,大街上男女老少、锣鼓喧天,她第一次经历了这样热闹的场面。

“嘟嘟|——嘟嘟——”集合的哨声又响了,分别的时刻真的到了。

“娟,我走了......”刚儿在凝视一下娟子,

她舍不得放开他的手,但现实告诉她,她不能再拉他的手了。

娟子目不转睛地用视线跟踪者他,生怕他和身穿一样衣服的其他新兵混肴了,可是最终还是混肴了。她的眼前模糊了,仿佛都是他,又都不是。她的视线里,找不到他了,但还是努力寻找着.....

其他送别的人们也和她一样,不知道是在送别自己的亲人,还是在送别整个队伍。穿军装的新兵们被临时编班,排着队等候进站。

一位满脸胡茬子的军人,手持话筒,站在车站的台阶上喊话:“喂,父老乡亲们,你们的心情我们是理解的。你们把自己优秀的儿子,输送给部队,这是你们的光荣和骄傲。由于送行的人太多,为了安全,请大家不要进入车站了。”

刚儿的爸爸和姐夫气喘吁吁地来了。

“叔叔,志刚进站了。”

老人看一眼娟子,这个极不爱动感情的人也动情了,喉咙有些哽咽。

三个人默默地站在人群中,仿佛大家都在等待那一声汽笛的长鸣。

人们隔着玻璃窗户看着新兵们,按照班组登上了大闷罐车厢。此时,候车室的门被挤开了,人们纷纷涌入站台,有的呜咽着与亲人作最后的道别。

其实,大家已经很难找到自己的亲人了。闷罐车只有几个小小的窗口,窗口里伸出来的几只手臂,已经分不清是谁的了。

  

咣!咣!咣!咣.....在人们呼喊声中,火车徐徐开动了。火车,一路向西。

刚儿走了,娟子像失去了什么,一连几个晚上都没睡好觉,眼睛红红的。她不能再像以往那样偶尔在田间看到他的身影,也不能在宣传队名正言顺地一起排演节目了,他这一去不知多久才能回来。同时,她又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兴奋,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子了,她觉得自己瞬间长大了,她的未婚夫是一个堂堂正正的解放军战士,她为有这样一位出类拔萃的恋人而骄傲,她感到这份爱情将给她的生活带来无限的荣耀。

从此她有了新的期盼,期盼着那个以往毫不在意的邮递员的到来,期待着能有来自西部远方的消息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